首页 > 文娱 >

天津市公安局和平分局双开崔明党籍法律依据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4:06:28 17:29:58来源:本站综合

题记:一位有警衔、正常编制内的共产党员、人民警察,在正常履职期间没有违规、违纪和违法,却在34年前被天津市公安局和平分局“双开”,被侵害人崔明心音如鼓持续性的主张权利“秋菊打官司”但直到今天,他的合法权利仍然没有落实,和平公安局不作为,请看下文:

天津市公安局和平分局双开崔明党籍法律依据是什么?

6月15日,崔明(男,汉族,1963年3月10日出生,天津市人,现住本市和平区建设路养和里**号,原和平分局解放桥派出所民警)来人举报举报:1990年12月,我在天津市公安局和平分局解放桥派出所担任治安民警组长,该局没有事实依据、党纪和法律依据把我“双开”,今年上半年更是错误的维持34年前的决定。我请求媒体关注此事。

和平分局旧址近景

记者认真审核其身份后给他做了《调查笔录》,又审核了他提交的《我三十年的冤屈》,初步判断这是一起天津市公安局和平分局对崔明“双开”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以及处理程序有重大瑕疵的案件,记者驱车到天津对崔明进行了实地的采访。

2024年6月18日,在天津市和平区如家商旅(金标)五大道游客中心外国语大学店,记者对崔明反映的事件展开了调查:

1990年12月,我在天津市公安和平分局解放桥派出所任治安民警,我之前当兵复员回到天津从事公安工作,在部队立过三等功并入党,从事公安工作后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那年月底的一天晚上我正在本市青年宫执行保卫工作,突然本所的指导员刘学强通知我立刻回所,回到派出所后,指导员告诉我让我去趟分局但是未告知我原因,然后他随我一起上了一辆他称是分局派来的面包车,车上还有四名便衣不明身份人员,随后给我带到和平分局拘留所值班室,在值班室指导员告诉我这四位是分局监察室的同志,但是没有给我出示证件,有一个自称李姓的监察室同志,拿出一份白纸宣读称接到市局李宝金局长批示对我实行紧闭,但是未告知我原因,也未给我出示任何拘留及批示文件,然后我在这几个人的推搡下被关进了22监室(大约有三十几名逮捕的罪犯),进去之后遭到罪犯的殴打但是也没有警察过来阻拦,关押长达九天九夜,在此期间我交给管教民警三封写给局领导的思想汇报信,中间有一位姓张的监察室民警提审了我一次,问我是否给局领导写过匿名信扬言要杀人,是否跟一位于某某(女性)发生两性关系,是否参与社会赌博,我均否认了,直到九天九夜后我高烧外出看病回来后我走进分局大院大声求救要求见局长政委,这时候中间提审我的那位张姓民警过来劝说,口头承诺我下午让我见到局领导,现暂不用回拘留所了;当日下午分局政委(张庆祥)接见了我,我才得知我写的三封思想汇报均被指导员扣押,根本没有转交给局领导,政委告诉我由于我发高烧现在通知我,由我母亲带回家养病,并让我签署了在回家养病期间保证自身生命安全不能出问题的承诺,然后我就跟着母亲回家了,后来每个月的10日所里的一位民警(耿思昭)给我送来工资(全额工资),每次见面我都询问他我何时可以去上班,他说不太清楚让我好好养病,大约四个月后耿思昭通知我去所里参加一个会议,然后我就去了,是个支部扩大会所有党员都参加,会议由指导员主持监察室有一位李姓民警也参加了,会上由指导员宣读了所党支部的决议,内容为认定我犯有以上三个问题,对我实行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决定,我要求看宣读材料时指导员据不同意,只留下了最后一页空白处让我签字,并威胁我如不签字继续回拘留所,在威逼恐吓之下我无奈签上自己的名字,当时有一位军转干部民警(褚立和)听后与支部书记(范宝成)发生争执,说崔明同志刚破获市局大案,没有功劳还有苦劳,怎么能这样不公平对待一位党员民警,这是对他政治生命的不负责任,就举手表决弃权,愤然离场。会后我立刻到和平区纪检委反映他们的违规违法暴行,纪检委一位王姓女同志接待了我,详细记载了我所说的情况并让我签了字,最后对我说小崔你可一定要对你的政治生命负责!我之后一直向相关部门反映,至今未给我解决。我现在的诉求是;依法依规恢复本应属于我的中共党籍。我承诺在律师事务所受理案件期间不会上访、越级访、进京访。

记者就该事件求证了**大学**教授:公安机关首先是执法机关,对外打击犯罪保卫人民;对内就每个民警的被处罚一定要依法依规《人民警察法》《中国共产党章程》《中国共产党员纪律处分条例》,但从崔明诉求的请求来看“向市局领导投递匿名信”“同时与三位女性保持关系”“参与社会赌博”“不认识自己的错误”一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二是没有达到被“双开的标准”。这确实是和平分局实体的错误,就处罚程序而言:该局剥夺了崔明的知情权以及在法律和纪律检查方面的复议复核和救济权利。

001

崔明向记者提供了**律师在2021年6月5日给尚**和李*做的《调查笔录》:尚:我是天津市公安局人口管理总队干警,我知道崔明在天津市公安局和平分局,当时我和崔明都在解放桥派出所工作,我知道他被双开的事情,我听说崔明被关押了九天九夜,具体过程我就不清楚了。

李:我知道崔明被双开的事,是1990年还是1991年我记不清了,当时我和崔明都在解放桥派出所工作,时任派出所所长的是范宝成,开会前范所长交代老同志要首先发言,当时我是派出所年轻的党员,这个会议就是要开除崔明的党籍,会上只宣布了对崔明开除的决定,没有说明崔明事情的过程,会上当时有个民警提出了弃权表决,具体的人名我想不起来了,现在这个干警也应该退休了,我不清楚崔明具体的事情是什么,范所长当时对崔明很欣赏,夜巡的民警抓了一群盗窃自行车的团伙案,是崔明审讯破获的。

据崔明反映贵局在1990年底羁押崔明和“双开处理”,是贵局给崔明“罗列”的罪名:向市局领导投递匿名信,并扬言要杀人;以搞对象为名,与三位女性保持恋爱关系;与于某某经常在某地过夜,致其怀孕流产;参与社会赌博,输赢达百余元;不能充分认识自己的错误,把对敌斗争那一套用来对待组织和领导。崔明向北京京迪律师事务所陈述:贵局当时的处罚违反传唤、询问、取证和裁决程序,对崔明的开除党籍处罚违背《中国共产党章程》《中国共产党员纪律处分条例》等纪检程序和实体规定;对崔明的开除公职处分于法无据。

为使贵局全面了解崔明的陈述,向贵局附崔明本人**媒体的《情况反映》(节录):我 1982 年 10 月高中毕业后入伍,在中国人民 解放军第 69军 服现役;1984 年 8 月入党获嘉奖荣立了个人三等功。1985年复员回津考入了天津市警察学校; 1986 年分配至河东分局大桥道派出所, 1988 年调至和平分局解放桥派出所。 1989 年,因破获入室盗窃大案(市局在帐),荣立个人三等功。 1990 年底被羁押和双开处理。

和平分局现址近景

1990 年 12 月 20 日, 我在值守工作中被我所指导员刘学强召回面见了三位我分局 监察科民警随之被带回分局。未经详细询问、取证和裁决程序将我强行羁押9天9夜。我写的三封《申诉信》被刘学强截留扣押,由于我重病在身,分局政委接见了我,并当场同意我由母亲接回家中 先行养病。

从 1990 年 12 月 20 日我被“禁闭” 9 天之后,接着就是漫长 地等待了四个多月的时间。既没有人通知我停职反省,也没有领导慰问和看望。但每月 10 号,却都有一位民警上门来送工资,且所有待遇一分也不少。刑事案件的办理都有期限,那么,我这漫长的四个月,又该属于哪类案件呢?1991 年 4 月 3 日,我接到通知去单位参加支部大会,议题只有一个,就是宣布对我“双开”。当时的支部副书记、指导员刘学强宣读决定之后,就逼我在材料的空白处签字“同意"。而且,他用手挡住决定内容,只留下空白处让我签字。我反复要求看内容, 因为我懂得,即便是刑事判决,也是必须将判决书送达本人的。但他几度威胁我说:“是不是还想回看守所?告诉你,只能写同意"。还记得就在当场,党员民警褚立和同志拍案而起说:“既然 你们这样剥夺一名党员的基本权利,我表示弃权。”说着话,褚立和愤而离场,相信也能为我作证。

被逼无奈的我签字之后,当即前往了和平区纪委,如实反映了他们违规违纪的所作所为,得到了纪委领导的热情接待。一位王姓中年女领导详细记录了我当时的诉求,并嘱咐我等待通知。 三天后,王领导约见我时说,“你的档案立功受奖一片红啊!你要珍惜自己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政治生命!"当时的区纪委,虽然没 为我推翻和改变那个荒谬的“双开”决定,却给了我勇气和温暖。

市局现址近景

天津市公安局和平分局给我罗列的罪名:

(1) 向市领导宋平顺投递匿名信,并扬言要杀人。

这是没有任何事实和证据依据。当时我的职业是警察,因破案立功正值事业顺畅,我为什么要杀人?

(2) 以搞对象为名,与三位女性保持恋爱关系。

据说,此节涉及的女性有三位:陈某某、吕某、于某某。陈某某是幼儿园老师,她是 1989 年经人介绍与我恋爱三个月后分手。 又过了半年之后,经我派出所民警李某介绍,认识了在开发区工作的吕某,这当中就发生了我被“禁闭”和以后的事情。

吕某的母亲得知未来的“女婿”被禁闭,便找到分局了解情况。经办人答复说,崔明与另一女性于某某一起鬼混,并指出时间、地点。吕母当即反驳说,你们讲的这几个时间和地点,我都能证实,崔明在这个时间里都在我家,我们一家三口人都能作证。

至今,我也能负责任地讲,我和于某某只是朋友交往中一面之缘,并不熟悉,哪里来的恋爱呢?但是,接下来的一切就更为 滑稽了。

(3) 与某某经常在某地过夜,致其怀孕、流产。

对于某某,我只是在朋友聚会的餐桌上知道的,说此人是个歌手。交往也只停留在他知道我是警察崔明,我知道他歌唱得不错。而且,当时我的工作性质特殊,客观上也不可能与她有接触。就在那段时间,恰巧我的工作是每晚 10:30 到次日清晨 5:00 的夜巡工作。而且,我有考勤记录证实,我从未有过缺勤和漏岗 记录。更为诡异的是,所里还派我值守市青年宫治安岗,每天的 工作时间是晚 7:30 到

10:00, 半个小时后,夜巡工作开始。也在那时,我在市青年宫舞厅多次抓获罪犯,并徒手拿下一 名持枪歹徒,受到市局九处的表彰。这些都足以证明,对我所谓“错误"的认定是何等滑稽!可叹的是,当时的女友吕某和她的家人始终对我不离不弃,坚信我是被人冤枉的。即便在我被“双开”之后,也毅然选择了嫁给我,并生有一女(崔某某,现年 25 岁,二级残疾,无职业, 残疾证书复印件附后)。更为滑稽的是,他们将我对这些所谓“错误”的认识态度,也列为了“罪

状”之一。

(4)参与社会赌博,输赢达百余元。记得 89 年春节后,在公交分局民警刘建成家,玩过几次麻将牌,纯属娱乐,输赢是一毛钱两毛钱的事,参加的是他家楼上的邻居,大部分是节假日时,在聚餐之前玩一会,后来随着各自工作忙碌,也就在也没玩过。但是当时分局监查室的民警找到了刘建成,直言按他们提示的说成是玩,五角、一元的,

与你也没关系,我们也不通知你单位,只是为了崔明的案子,刘建成当时也怕单位知道影响不好,无奈之下,就按监察室民警提示的说了,更违规的是对刘建成的邻居王燕珉,不按照监察室室民警提示的说就不让他回家,并把不是他说的话也记录其中,当王燕珉签字 “基本属实”不行,非让签“以上看过全对”,另一位冯老师也是如此按监察室民警提示的说了才算完。以上参与打牌的三个人当时都没有受到公安和平分局的任何治安处罚及行政处罚不了了之,那么为何给我定

性为参与了社会赌博呢?这就不难看出,他们是别有用心的组织我的黑材料。

  1. 不能充分认识自己的错误,把对敌斗争那一套用来对待组织和领导。对上述列举的所谓“罪状”我当然选择否认,而且我至今也否认。难道我违心地承认了,态度就好了吗?这一点,我认为已经无需过多解释了。

天津市公安局和平分局滥用职权如下:

(1) 长达 9 天 9 夜的非法关押。

口头宣布以"禁闭"为由实行关押,而且关押场所就是关押 罪犯的和平分局看守所第 22 监室,居然还让我在监室里邂逅了一 位刚刚被我抓进来的案犯!这难道是巧合吗?如果不是,又是谁 安排的?难道对警察的禁闭是可以这样执行的吗?

(2) 高烧无人过问。

被关押的当夜我就发起高烧,同室犯人多次向上报告,但连续九天高烧无人过问。作为一名尚未被“双开”的共产党员和人民警察,应该被这样对待吗?即便是罪犯,这样做也不合法吧?

(3) 关押期间我三次上书被扣压。

我三次带病上书,但每次都被扣压,究竟是被谁扣压的?为什么被扣?这是不是也属于违规? '

(4) 停止工作和党的生活。

处分之前的四个月时间,不准我回到岗位工作,也不准我参 加组织生活,却并未宣布我停职检查,而且工资待遇照发,这又作何解释呢?如上,就不得不让人联想起那句在政法系统流传了多年的, 也是制造了无数冤狱的“先定调子,后查事实”的拙劣行径了。 不少人帮我分析过“你一定是得罪了大人物,否则,你也不会是今天的结果。”那么,这个大人物还能是谁呢?当然是宋平顺。

首先,我的第一条“罪名”就是写给宋的匿名信。那时,宋 高居市

公安局长、政法委书记,之后是市政协主席,俨然天津政 法系统的太上皇!经他批示了 “严办”二字,我还能有好下场吗? 正因为他,审理我过程当中的一系列违规违纪行为,也自然就见 怪不怪了吧?

五、我的父母担心我出意外, 就对我实行了高压政策,把我关在家里至少半年,双亲的严厉和 泪水让我无计可施。随后几年,我又摄于宋平顺的淫威不敢造次。我总想,他不可能一辈子当官,总觉得自己还有出头之日。但宋自杀之后,他的亲信大贪官武长顺又登台了。不少人劝我“别看宋死了,武长 顺也不会翻他的旧案!"盼到武被“双规",时间已到了 2014 年。 其间,我为了生计而不停奔波。

我结婚了,有了孩子。但结婚十年又离婚,女儿 25 岁了,却是个残疾。我至今没有固定收入和固定住所,没有父母,没有家庭,没有社保和医保,但让我最看重的,还是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党籍和人民警察的神圣职业感。而我 1999 年因肝癌病重的老 爹临终时对我说“你什么都可以不要,但共产党员的党籍必须要。” 他还说“我给你存了 500 块钱党费,到了那一天,你要交给组织。”老爹是抗美扛枪渡江的老军人,如果他老人家知道国家的退役军人事务部成了我们这些人的娘家的话,老人也该含笑九泉了吧!即便这样,我也随时会意识到,自己虽然没穿军装,也没穿警服,但这两项光荣的职责却始终被印在了骨子里。

解放桥派出所旧址远景

尊敬的和平分局:

崔明曾是在职的优秀民警,面对严峻的治安形势复杂的治安状况,繁重的工作任务和严格的执法要求,在侦破入室盗窃大案中荣立个人三等功,从他反映的诉求和贵局存在的问题上看:贵局对崔明的羁押和双开存在程序和实体的错误和瑕疵?请贵局对此作出回复。

崔明是贵局的优秀人民警察履历功勋,更是一位优秀的共产党员,在他用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尽管遭到这样的打击和迫害,他仍然无怨无悔没有向贵局和党组织提出过分的要求,作为代理人也对他揪心洒泪。

为使记者兼听则明,崔明又向记者提供了2021年6月20日在天津市五大道***给刘*做的调查笔录:刘:我知道崔明被双开的事,大约是1991年发生的,具体的案情我不太清楚,我主要负责治安工作,我是1990年从分局刑警队调到解放桥派出所任治安副所长,崔明是治安民警我主管他的工作,工作上崔明表现还是比较好的,他当时任治安组组长。

崔明从部队复员回天津考入天津市人民警察学校,1986年入警,在4年的警察生涯中,面对严峻的治安形势、复杂的治安状况、繁重的工作任务和严格的执法要求,下沉一线破获市公安局“在账”入室盗窃的大案,荣获个人三等功;即使在被双开申诉的过程中的2009年还协助公安机关抓获政治嫌疑犯获得天津市见义勇为证书,但他被“双开”的遭遇至今没有得到解决,真是令人叹息。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依法治国”的国家战略;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推出“四个全面”,其中之一是“依法治国”;党的十九大提出“法律工作全覆盖”:要逐步建立高度民主、法制完备、富有效力、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践行“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社会主义法治原则。这些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对公安机关的执纪、执法提出了更高更严格的要求“错案追究制”“谁主办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崔明被天津市公安局和平分局“开除公职”“开除党籍”一案34年以来,该局没有说服力的事实、证据、党纪和法律的说法,媒体就此事件跟踪监督。

 


(责编:马聪)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党政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党政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党政新闻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